紫金山

景区文化

首页 > 景区文化 >

紫金山往事

2016-6-17

  “太行圣境,五杰灵踪”,还未真正走入紫金山,心灵就被高大山门的八个大字就给摄了去。
  邢台紫金山,八百里太行南麓深处一块沁人心脾的秘境,“邢州学派”的渊源之处,“紫金山五杰”的根深之所。如今在张老板的精心折腾和细心打理之下,已蔚然大观,成为咱哥们儿放飞梦想、抚今追古的地方。
  “山花落尽山长在,山水空流山自闲”。胜春已过,初夏时节,专门择了一个斜风细雨的日子,约二、三好友,再带上一位红颜,折上一把红油伞,许是因为下雨,山中的游人少了,不像往日的如织,许是怕惊扰了山中的神仙,他们好像正在老林里修道参禅,雨中的紫金山静谧、安然,我们不敢再像往日那样喧哗,只有悄悄的进山。
  由正门转入黑龙潭,再往山中漫步,沿长满青苔的石板拾级而上,左旋右转,忽高忽低,或廊桥、或亭阁,或窄峡,或深壑,或壁立千仞,或如临深渊。细雨朦朦中的紫金山呈现给你另一种美,满目清翠,碧珠欲滴,山岚缭绕,群峰若隐若现,忽而云开雾散,紫霭东来,半弯长虹隐现于山凹与苍绿之间,青草、花木的芳香经过雨的滋润,早已渗入心田,不经意间,就会让人忘却了尘世间。
  柳暗花明,步随景转,峰谷树海,沟壑清泉,“天井地瓮”鬼斧神工、“七星潭”、“蚌仙池”飞瀑叠岩,凌空栈道曲折蜿蜒,惊中带险。
  斜风中偶尔驻足“细风亭”,观“板山立屏”,在细风亭里说细雨,再慢慢移步摩天岭,一览众小,远望百里群山,云海苍茫,又使人顿感人如沧海一粟,浮生若梦,梦如笔花。
  雨中的紫金山,鸟鸣更使其寂静,清溪更使其灵动,着实让你感到它的峰秀与岭丽、谷幽与泉涌、瀑飞与峡奇、峙怪与潭深。
  这时又一片山岚从眼前飘然而过,置身其中,如临仙境,又想在这密林深处,远岚掩荫之下,应有一个静谧、古老的禅寺,让我在晨晖与暮色中聆听那禅院钟声,去探幽寻静,去归真返璞,去思索生命的本源,寻找内心深处的那一朵白莲。
  但这里没有寺庙,却有一座千年书院——紫金山书院。噢,原来我不是来寻景,也不是来寻梦,是来与古人对话,是来寻自己。
  牧笛声悠远缠绕,古琴声若丝若绵。走进紫金山书院,让思绪穿越历史千年。千年前的北方大地,耶律家族小试牛刀之后,成吉思汗的铁骑早已横跨欧亚,蒙元帝国的雏形已经隐然成型。处处刀光血影,铁蹄匆匆,雁阵惊寒,残阳下大漠孤烟,将士们“醉里挑灯看剑”,而这里竟还有一块安静之所,容得“紫金山五杰”刘秉忠、张文谦、郭守敬、张易、王恂以“经、史、子、集”来经天纬地。他们或茅屋中挑灯夜读、引经据典,或高槐下对弈品茶、阔论高谈,或亭阁中纵论天下、推杯问盏,或幽洞中闭关养性、审问内心,或险峰上引吭高歌,慨叹“风萧萧而易水寒”。他们在坚守、坚守“穷则独善其身”,他们在等待、等待“达则兼济天下”,一门显学,“邢州学派”呼之欲出,一个大一统的时代就要到来,他们昂首、迈步出山了。
  此时“暂弃淮湘,绕道吐番,攻取大理,南北合兵”统一九州,已成帷幄中,决胜千里之策;“广施仁政,达济众人”,已成庙堂上,治国安邦之术;《农桑辑要》、通惠河等“六大水利工程”、四海测验、《授时历》更成厚生济民,拯救众生之方。
  我又想,在那个汉田园与蒙草原民族情绪极端对立、农耕与马背文化极度冲撞、士大夫出世与入世内心极度挣扎的时代,是什么让以儒家文化为精神内核的“紫金山五杰”,超越了民族恩怨情,放弃了历史家国恨,走向蒙元政治的历史舞台,在中华文化的长河中留下灿烂光辉的一页。是儒家传人一贯秉持的 “学而优则仕”践行践知的入世情怀吗?是他们“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政治理想和人生抱负吗?“是你征服了我,还是我征服了你?”我不得而知。
  但我知道,“欲成大事者,必心怀天下”,有大气魄、大格局、大手段,有普度众生之心,兼济天下之念,方能在度人中度己,在插柳中成荫,成就一篇大文章,创一番不世之伟业。
  如今,华江老兄小露一手儿,竟经营出紫金山这一处可以兼济众生的别样天地;我等也有了一方宝地,在美景中流连忘返、探幽访古,寻觅紫金豪杰的英雄往事,与其来一场穿越千年的问答,以完成内心自我的修炼和升华。

律师达人       
  2015年6月5日深夜于燕云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