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金山

景区文化

首页 > 景区文化 >

让我们去膜拜大师

2017-8-13

    深山出俊鸟。深山也隐大师。

    中国的文化,从来就与山脉须臾不可分离,没有哪一个圣人先贤不写山、不看山。人们总要把深邃或神秘的事物与大山连在一起说。

    太行山巍峨连绵。山外有山,山里也有山。有一座山——紫金山,不能不攀。

    元初,五个文人相聚于这座山的深处,捧书阅卷,同堂切磋。人们把他们称作“紫金山五杰”或“邢州学派”。他们的名字是:刘秉忠、郭守敬、张文谦、张易、王珣,其中前三位都是纯正地道的邢台人。当他们从大山的云朵雾幔中走出,那个世界从此改变了色彩。刘秉忠,因其才华横溢成为忽必烈的重臣。他对忽必烈面谏许多,劝其改善政治。大元取国号、营建“元大都”,乃至以后的强大、拓疆扩土,即得力于刘秉忠的“大手笔”。殊不知,刘秉忠的文采也极好,他的诗文词曲,让后来文人们仰慕而望尘莫及,《藏春集》即是他留下的无价宝藏。读读他的名曲《干荷叶》吧,“干荷叶,色苍苍,老柄风摇荡。减了清香,越添黄……”他笔下的那几枝池塘里的荷叶,至今还在岁月的时空里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南京的紫金山,邢台的紫金山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。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是中国科学院最具权威的天文研究机构,邢台紫金山则是《授时历》编制者郭守敬研学之地。这位大师的“大都治水”至今还惠及着北京城郊的民生。《授时历》所测算出的回归年长度为365.2425日,他还最早提出了“海拔”的概念,至今仍被我们所用。1970年,国际天文学会命名月球背面的一座环形山为“郭守敬山”;1977年,紫金山天文台把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“郭守敬星”。

    紫金山不太高,最高处海拔1747米。紫金山有足够的底蕴,它正应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那句话。郭守敬,又一座人文的“山峰”。而他则是师从刘秉忠。名师高徒,相辅相成,交相辉映。人杰地灵,在这二人身上是最好的佐证,他们都是从云雾弥漫的紫金山走出,然后惊艳了天地时空。

    紫金山,我们就把它看做一座灵山吧。而今,它的植被覆盖率接近百分之百,那么多生灵,山雀、山鸡、岩鸽、喜鹊、红嘴鸦,还有更多的野生动物在这里栖息。楚楚醉人之色,悠悠天籁之声,当初的“紫金山五杰”选中这里修行修德不无道理,试想,那时的山姿天色比现在也差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历史天空群星闪烁,邢襄大地群英荟萃。谈大唐“贞观之治”,必谈魏征,唐太宗“三镜论”,即因魏征而成。说“开元盛世”,宋璟功莫大焉。顾随,近现代史上的国学大师,他课书一生,却领一代风骚。白寿章,他和他的书画,大家风范、山高水长。还有张宾、魏裔介、王本固、张祜、僧一行、尚小云……他们哪个不是穿越时空而来、成为邢台的骄傲。每个人都可以是一座山峰,每一座山峰都连着文脉。

    文化因地而异。河流文化、草原文化、大漠文化、山脉文化,邢台辖区一带属后者范畴——山脉文化。山水大地是有性格的,它的性格也决定地域文化的个性。一方水土一方人,人们喝哪儿的水、吃哪儿的粮,说出的话、撰出的文必然也是哪儿的格调和音韵。坚韧淳朴、吃苦耐劳、磊落直率,这就是邢州的民风民俗、人文主脉。

    我们的先人祖辈已是光荣和骄傲,重要的是,沿着一条文脉,邢襄大地正薪火相传、继往开来、人才辈出,发展和繁荣着自身的文化。